对沙特的125亿台币军火出售已敲定,美利坚总统Trump30日登载个人宣称说

据新华社华盛顿3月20日电
美国总统特朗普20日在白宫会见了来访的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双方宣布敲定了大额军售订单。

美国总统特朗普20日发表个人声明说,无法确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应为卡舒吉遇害案负直接责任,美国和沙特的坚定盟友关系不会改变。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加强对沙特军售,不仅有经济动因,更显示出欲借沙特之手遏制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之意。此举将进一步加剧该地区本已激烈的军备竞赛,令地区局势更趋紧张。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此前美方多次对沙特政府在此案中的做法表示不满,但显然美国更看重自身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利益。

大额军售

  沙特有价值

特朗普当天在与穆罕默德王储共同会见记者时说,相比前任奥巴马政府时期两国间的“不睦”,目前的美沙关系可能达到了史上最好水平。

  特朗普在声明中明确表示,沙特国王萨勒曼和王储穆罕默德已坚决否认知晓谋杀行为,世人也许永远不会掌握卡舒吉遇害案的全部事实。美国情报部门将继续评估所有信息,但无论如何,美国和沙特的坚定盟友关系不会改变。

特朗普还向媒体出示了两块展板,其中一块列举了沙特将购买的坦克、直升机等军备,其标题“对沙特的125亿美元军售已敲定”格外引人注目。

  特朗普说,世界很危险,为保护美国、以色列和地区其他伙伴的利益,美国将继续视沙特为自己的“坚定伙伴”。

穆罕默德王储则表示,沙特的订单将为美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同时,沙特还计划大幅提高对美国的投资规模。双方还确认,沙特国王萨勒曼将于不久后访美。

  声明列举了沙特对美国的三大地缘政治和经济价值:第一,美国当前的“头等要务”是在全世界彻底消除恐怖主义威胁,而沙特是美国在该地区抗击伊朗的重要盟友,还同意为在中东地区打击恐怖主义投入数十亿美元并领导这一行动;第二,沙特去年已同意在美国投入4500亿美元,其中1100亿美元将被用来购买美国军火,这将为美国创造数十万个工作岗位和额外财富,有力促进美国经济发展;第三,沙特在响应美国要求、稳定石油价格方面态度非常积极,与美国密切合作,这对世界非常重要。

据媒体报道,特朗普未来将推动放宽美国对外军售限制条款,向沙特等海湾国家出售更多军用无人机。

  美国媒体认为,特朗普的声明表明他决意把整件事情“压下来”,不会为卡舒吉遇害案惩罚穆罕默德王储,也不会减少或终止美国对沙军售。

遏制伊朗

  国会很不满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加大对沙特军售力度,其目的除了增加美国就业机会,还有意借此壮大沙特军事力量,使之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遏制伊朗影响力的一张牌。

  沙特政府此前在卡舒吉案上多次改口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模糊表态激起了美国国会的怒气。特朗普20日的声明更让国会火冒三丈。

沙特一贯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非常不满,认为这抬高了伊朗的地位,损害了沙特的地区影响力。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对伊朗的强硬立场让美沙两国很快解开“心结”,在联手对付伊朗的路上越靠越近。

  20日晚些时候,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鲍勃·科克和该委员会成员、民主党人罗伯特·梅嫩德斯联名致信特朗普,称鉴于卡舒吉案的最新进展,他们要求美国政府依据美国相关法案对沙特涉案人员进行再度调查,以查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是否应为卡舒吉遇害负责。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政策分析师贝卡·瓦塞尔告诉新华社记者,在遏制伊朗的地区影响力方面,特朗普政府和沙特有“利益交汇点”,未来两国可能与阿联酋合作共同制衡伊朗。

  民主党籍众议员亚当·希夫此前曾说,如果特朗普政府不能对涉案人员追责,国会就会出手。特朗普的亲密盟友、共和党籍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也多次表示,沙特政府在卡舒吉案上屡屡改口,很难取信于人。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认为,沙特绝不愿看到伊朗拥有核能力,穆罕默德王储此行意在鼓励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

  分析人士认为,鉴于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赢得国会众议院多数席位,特朗普在卡舒吉案上的决定将面临来自国会的更多压力。国会可能会通过立法,以下令独立调查、中止军售、扩大制裁规模等方式惩罚沙特。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16日表示,伊朗已经做好准备应对美国可能退出伊核协议带来的各种后果。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20日说,伊朗平息了地区面临的各种威胁,而这些威胁的目的之一就是伤害伊朗。但是,“这些威胁到头来不仅没有伤害到伊朗,反而变成机遇”。

  对国会的态度,特朗普并非心里没数。他在声明中说,他理解国会议员可能“出于政治或其他原因”,希望政府在此案上采取不同做法。他将考虑采纳各方建议,但这些建议必须有利于保障美国的“绝对安全”。

挑战重重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认为,特朗普意在表明,他愿意考虑采取更多制裁措施,但不会容许这些措施伤及美国的中东外交和安全政策。虽然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赢得众院多数席位,但特朗普仍可指望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拦下民主党针对沙特的法案。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借沙特之手抗衡伊朗的企图面临重重挑战。

  白宫的考量

美国国务院前中东事务高级官员韦恩·怀特认为,沙特国内政局并未如特朗普政府认为的那么平静可控,穆罕默德王储主导的“反腐风暴”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一些沙特权贵的反对,从长期来看这些势力的反扑可能不容小觑。

  特朗普政府虽未出台整体中东战略,但拉拢中东各国结成战略联盟一致对抗伊朗显然是美方的首要目的。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戴维·波洛克认为,保持与沙特的强大盟友关系以便在中东遏制伊朗是特朗普做出这一决定的主要原因。韦斯特也指出,在抗击伊朗问题上,美国视沙特为自己的“代理人”。

此外,穆罕默德王储近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一旦伊朗发展核武器,沙特将跟进效仿。据报道,沙特政府13日批准加快发展民用核能项目,而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国企业正竞标沙特两个核反应堆的建设工程。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沙特是美国中东战略的关键。白宫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其遏制伊朗的计划受到干扰,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不得不迁就沙特王储。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警告说,中东地区许多国家都开始认为自己有权开展铀浓缩活动,中东的核风险不可忽视。

  此外,特朗普政府要想调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历史积怨、终结也门内战、压缩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空间等,都离不开沙特的配合。更何况,美国在重启对伊朗制裁后更需依靠沙特和欧佩克组织增加石油供应,以免油价持续上涨损害美国经济。

怀特说,沙特试图通过发展核力量制衡伊朗的计划面临两大掣肘因素:一是沙特要发展核武器几乎要完全依赖美国,而美国绝不会在此问题上轻易松口;二是以色列对沙特发展核项目非常关注,担心此举会鼓舞沙特政府内部的反以势力。

  美国总统与国会研究中心副主任丹·马哈菲指出,相比卡舒吉案,特朗普政府显然认为上述因素对美国的长久利益影响更大。

对沙特的125亿台币军火出售已敲定,美利坚总统Trump30日登载个人宣称说。编辑: 何柏梅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国际军事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